将夜第49集:宁缺向曾静夫妇赔礼道歉 夫子罚宁缺思过崖闭关

 将夜   2019-01-01 22:07   183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桑桑得知宁缺受了重伤,她不顾曾静夫妇百般阻拦,一口气就跑回老笔斋。宁缺迷迷糊糊醒来,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般,他依稀闻到熟悉的蛋花粥的味道,立刻起身下楼,看到桑桑正在给他熬粥,还劝他以后少喝点酒,宁缺重新找回昔日的温暖,他的心里热乎乎的。

唐王知道桑桑和宁缺两情相悦,决定亲自出面给他们俩赐婚,夏天全力支持他。桑桑很快熬好了粥,她和宁缺一起喝,两个人有说有笑,开心地不亦乐乎。与此同时,莫山山收拾好行囊,和墨池苑弟子们一起离开了都城这个伤心之地,也彻底和宁缺做了个了断,一路上,莫山山想起她和宁缺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,心里五味杂陈。

宁缺收到莫山山的信,他仔细体会字里行间包含的深情和不舍,不由地想起两个人荒原之行的生死相依,心里很不是滋味,桑桑躲在一边默默注视着宁缺。道石的尸体运回白塔,曲妮痛失爱子,伤心地痛不欲生,发誓要让宁缺血债血偿,当她了解到道石使出了最强杀招天擎手印,还是被宁缺打死,断定宁缺已经入魔,她立刻派人去请悬空寺的宝树大师商议对策。

夫子一回到书院就来找陈皮皮,苦苦逼问宁缺战胜道石的细节,陈皮皮只好和盘托出。宁缺到学士府向曾静夫妇赔礼道歉,还特意让桑桑选购了很多礼品,可曾静根本不领情,坚决反对桑桑再跟宁缺走,桑桑执意要和宁缺在一起,宁缺明确声明他有优先权,准许桑桑逢年过节回来和父母团聚,曾静夫妇气得大发雷霆,桑桑急忙跪倒在地,第一次喊他们爹和娘,老两口激动地老泪纵横。

掌教和大神官想利用宝树大师指证宁缺入魔的事实,让他成为昊天世界的众矢之的,他们就以此为由讨伐书院,进而灭掉唐国,掌教还让大神官利用柳亦青逼迫柳白参与到这场战争。月轮国派使者来找唐王告状,可唐王却觉得道石挑衅在先,宁缺的做法没错,他借口不想参与修行者的争斗,强行把使者赶出去,李青山担心曲妮不会善罢甘休,可唐王却不以为然,坚信夫子会妥善处理此事。

柳亦青接到西陵大神官的书信,让他去唐国挑战宁缺,柳亦青做不了主,想向师兄柳白汇报,可西陵安插在剑阁的弟子却极力挑唆他和柳白的关系,用激将法说服他为自己争取名誉与地位,还偷偷带出朝小树的剑交给柳亦青。宁缺刚到书院,陈皮皮就拉着他来后山见夫子。

宁缺来到后山,看到师兄师姐们也都在场,他赶忙恭恭敬敬下跪施礼,宁缺定睛一看,没想到夫子就是那天和他一起喝酒的酒友,宁缺心里叫苦不迭,他不但酒后发疯对夫子出言不逊,而且还把自己入魔的事说出来,断定夫子绝不会轻饶他,宁缺吓得连连求饶,夫子当众宣布暂缓举行拜师礼,让宁缺好好反省一下,罚他到思过崖闭关,等他彻底想通了再出来,如果一直想不通,就在那里待一辈子。

书院的各位弟子一起动手,为夫子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接风,陈皮皮还发明了新的菜品—烤鳗鱼饼,夫子对他的厨艺赞不绝口,陈皮皮趁机为宁缺说好话,其他师兄师姐也一起跪下求情,李慢慢担心宁缺悟不透,他就一辈子别想走出思过崖,可夫子知道宁缺已经掌握了浩然气,也想让他经历柯浩然受到的考验与磨砺,如果他能悟出其中道理,就能坦坦荡荡行走在世俗世界,大家纷纷提出异议,担心宁缺的修为不够,只会给书院丢脸,因为自从柯浩然之后,书院二层楼的弟子就没有人再天下行走,可夫子心意已决。

桑桑连夜帮宁缺收拾好行李,心里却不舍得他去思过崖受苦,宁缺劝她回学士府,桑桑坚持要和他在一起。宝树大师为道石做法事,探查到他体内有一股黑气,曲妮断定宁缺已经入魔,迫不及待催宝树把这个消息公布于众,可宝树却找借口百般推诿,声称自己看不清楚,不敢妄下判断,还苦苦规劝曲妮息事宁人,可她却不依不饶,威胁要找悬空的天下行走七念大师告状,要把宁缺入魔的消息告诉天下所有人。

桑桑送宁缺来到思过崖,夫子和李慢慢早已等候多时,宁缺不知道多久才能出来,他不能没有桑桑,可夫子却要亲眼看着他进去,宁缺迫不得已只好照办,他刚进山洞,洞口就被夫子设了禁制,并且声明如果宁缺想不通,就永远也别想走出来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angye8.com/juqing/52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永夜将至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