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夜第6集:宁缺杀张贻琦报仇雪恨 朝小树和宁缺联手杀敌

 将夜   2018-12-28 14:33   153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小草带着宁缺在红袖招参观,舞女水珠儿看宁缺长得很俊美,就好奇地向小草打听,小草声明宁缺是要考书院的人,水珠儿好奇心更加剧,小草提醒她赶紧好好准备一下应对难缠的恩客,宁缺向水珠儿行礼告别,水珠儿趁机勾了一下宁缺的下巴,对他大加赞赏。

将夜第6集剧照

朝小树派人找回了卓尔的剑,查出是张贻琦发现了卓尔双重间谍的身份才起了杀意,朝小树很自责,发誓一定为卓尔报仇。宁缺决定明天动手杀了张贻琦,可是又不愿意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,要起个名号让天下人都知道,桑桑提议让他写一首诗。第二天夜里,宁缺埋伏在红袖招,趁机进入张贻琦的房间,要杀了他报仇,张贻琦吓得连连求饶,当场供出十五年前的林将军府被杀一案是他主审的,是陈子贤诬陷林将军通敌叛国,陈子贤现在落魄为打铁的,而且颜肃清切下了林将军的手指在伪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,宁缺苦苦逼问幕后指使,张贻琦装死,宁缺刚想用水把他泼醒,张贻琦趁机溜走,宁缺紧追不舍,张贻琦被门槛绊倒,当场倒地身亡,宁缺赶忙离开现场,朝小树正好看到这一幕。

李沛言得知这个消息气得大发雷霆,他费尽心机把张贻琦拉进军部,没想到他却突然死亡,崔德禄声称有人在案发时看到朝小树去了红袖招,觉得此事和他脱不了干系。李沛言立刻来找朝小树核实,当面指出他的鱼龙帮一直把持着走镖,押解,航运,根本没有把军部放在眼里,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李渔回来了,就牵涉到了崔王后遗孤和夏王后的儿子王位之争,提醒李沛言选好做哪一家的狗,李沛言口口声声称他只做自己的主人,而朝小树必须做一家的狗,朝小树明确声明唐国不是李沛言的,他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安排,也不会做任何人的狗,随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李沛言大骂朝小树不识抬举,修行者王景略走过来,王景略告诉李沛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气息,今天晚上朝小树必死,果然不出王景略所料,崇明戴着面具命令崔德禄今天晚上必须杀了朝小树。与此同时,华山岳向李渔禀报,军部今天晚上清缴鱼龙帮,杀朝小树,还让羽林军配合,行动指挥是王景略,李渔让华山岳帮助鱼龙帮解围,她也会去向唐王禀报这件事。

羽林军把朝小树的朝府团团围住,鱼龙帮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,重返鱼龙帮解救朝小树。与此同时,朝小树冒着大雨来找宁缺,看到他正和桑桑吃晚饭,朝小树免了宁缺三个月的房租,可宁缺根本不领情,朝小树提醒宁缺,他的好兄弟卓尔被人杀了,而且今天晚上有大事发生,他所有弟兄都有别的事情要做,他需要宁缺的帮助,因为宁缺的身手够快够狠够勇,可以阻挡任何东西落在他的身上,宁缺提出要五百两银子,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杀死卓尔的人,他就会拼命完成任务,只是死之前要把钱交给桑桑,宁缺和朝小树一拍即合。

宁缺很快就整装待发,他带上所有的武器,和朝小树一起冒雨离开,果然不出朝小树所料,两个人刚来到春风亭,有两拨人就把他们堵住了,后面来的是南城的蒙老爷,前面来的是西城的主事猫叔,身边的壮汉都是军部退下来的,身手也都不弱。老蒙和猫叔都指责朝小树霸占了所有的生意,朝小树不卑不亢,和他们据理力争,朝小树声称鱼龙帮的人今晚不会出现在春风亭。

将夜第6集剧照

与此同时,鱼龙帮的人分别去砸猫叔和老蒙的场子,没想到王景略带人抓捕了朝小树安插在清运司的奸细常思威,而骁骑营的刘五和费六也被崔德禄带人制服,老蒙断定今晚不会有人来救朝小树了,朝小树却不动声色,迅速的冲入敌营,宁缺一直在旁边拼命保护朝小树, 朝小树上下翻飞,很快就打倒了一大片,宁缺对他心生佩服,猫叔下令投掷暗器,宁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朝小树挡掉所有的暗器,并且出手杀死猫叔的人,老蒙吓得仓惶而逃。朝小树飞剑连穿宁缺身后数人,飞身来到猫叔前面,猫叔吓得大惊失色,这才认出朝小树就是大剑师,朝小树激起水浪攻击对方,猫叔的人就悉数被打死,朝小树和宁缺大获全胜。

朝小树和宁缺来到朝府门外,楼上楼下都已经埋伏好了弓箭手,朝小树递给宁缺一个面纱,让他把脸蒙上,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。两人并排进入到朝府,正面楼上站着指挥使,也正是杀死卓尔的人,他来自晋南剑阁,朝小树声称是他杀死了宁缺的兄弟。 

将夜第6集剧照

指挥使一声令下,所有士兵一起放箭,朝小树将随身佩剑幻化成无数的剑,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把他和宁缺保护在中间,楼上的士兵都飞身下来和他们俩展开激战。朝小树意念飞出去迎战楼上的晋南剑阁指挥使,宁缺紧紧护住朝小树的身体,朝小树利用意念把指挥使打得灰飞烟灭。宁缺拼尽全力和士兵们奋力对抗,他累得筋疲力尽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angye8.com/juqing/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永夜将至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